• <bdo id="ii6mi"><center id="ii6mi"></center></bdo>
  • <td id="ii6mi"></td>

    視情況放開物流,西安“抗疫”陣痛或將更低

    發布時間:2022-01-05 19:16:58

    柳宇霆/文沒人料到,疫情爆發快兩年,屢次安然無恙、堪稱幸運兒的西安,也會突然“中招”,成為舉國矚目的“重災區”。

    一如2020年1月23日的武漢,從2021年12月23日起,西安開始了全面封閉管理,眼下疫情還在繼續。據報道,1月4日,西安新增35例本土確診,本輪疫情累計報告1793例。

    在封閉管理過程中,一些“插曲”也被曝光。比如,在一些封控社區,出現了居民缺菜少糧的情況,不少人曬出了屈指可數的“存貨”,有的住戶之間,靠“網絡呼救”、“以物易物”等勉強度日。期間,還出現了若干極端情況,有的物資短缺人員迫于無奈,私自外出購買饅頭,結果被蹲守的防疫人員毆打,打人者被給予拘留七日,并罰款200元等。西安市政府也在新聞發布會上坦承,存在服務保障不及時、不到位的情況,相關部門正在加緊改進。

    有人說,自武漢疫情爆發以來,各地“中招”可謂此起彼伏,西安拿著別人公開出來的答題,開卷“抄作業”都考不好。設身處地來看,這樣的評價,顯得有些刻薄了。平心而論,一個1300萬人口的超大城市,受到突發疫情的影響,按下“暫停鍵”,其所面對的挑戰是巨大的。

    但是,實踐一再證明,社會治理不能靠喊口號,也不能靠蠻干,而要講規律,講科學,講法治。

    根據《傳染病防治法》,“對已經發生甲類傳染病病例的場所或者該場所內的特定區域的人員,所在地的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可以實施隔離措施”,傳染病暴發、流行時,可以采取“限制或者停止集市、影劇院演出或者其他人群聚集的活動”“停工、停業、停課”“封閉可能造成傳染病擴散的場所”等緊急措施。從這個角度,疫情中的西安市臨時采取隔離、封控等疫情防控措施,是有法可依的。問題是,當城市采取隔離、封控等措施后,將物流快遞等流通渠道徹底“阻斷”,在物資儲備并不匱乏的情況下,如何打通“最后100米”,精準配送至小區、送達住戶,就成為一個突出的難題。

    現實中,通過志愿者、街道和社區工作人員把蔬菜等物資配送到小區住戶,也是各地采取的應急之法。目前,在西安市一些街道辦事處,還鼓勵推廣“線上下單+物業配送”采購模式,由群眾通過電話等方式預約,門店和物業配送至居民家門口,但與成熟的現代物流體系相比,孰優孰劣并不難辨別。

    客觀來講,京東、美團、順豐、菜鳥等互聯網平臺企業,本有超大規模、訓練有素的配送隊伍,自建高效快捷的物流系統,如果將疫情防控措施落實到位,本可以將各種交易配送做到最好。倘若外賣、快遞、社區團購等互聯網服務正常運行,疫情防控給民眾帶來的陣痛也會降低到最小,給經濟造成的創傷也會更輕。

    事實上,在《傳染病防治法》等法規中,為了防止疫情擴散,只是明確禁止人群聚集,所謂的“停工、停業、停課”,其實是相對寬泛、具體裁量的權力,并沒有明確到涵蓋全部物流快遞行業。物流是現代城市的血脈,也是民生的命脈。在法律規定落地過程中,立足互聯網時代大背景,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,視情放開物流快遞,依托現代市場體系,“抗疫”成效也會更加明顯。

    聞得到人間的煙火味,是一個城市文明的胎記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,“疫情防控越是到最吃勁的時候,越要堅持依法防控,在法治軌道上統籌推進各項防控工作,保障疫情防控工作順利開展”,這是把握疫情防控規律之談,也指出了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的關鍵路徑。對于抗疫中的西安市,在法治與“一刀切”、市場與計劃之間,應有更理性也更響亮的回答。


    上一篇:沒有了

    下一篇:南沙到惠東縣貨運專線-南沙至惠東縣物流公司幾天到?

    暖暖在线一区高清日本
  • <bdo id="ii6mi"><center id="ii6mi"></center></bdo>
  • <td id="ii6mi"></td>